跳到主要內容

逢雨見酷暑的多變天氣:1923年皇太子行啟臺灣

1923(大正12)416日,日本裕仁皇太子(1926年登基為昭和天皇)來臺,於基隆港上岸展開12天的臺灣之旅,足跡遍及基隆、臺北、新竹、臺中、臺南、高雄、屏東、澎湖。期間在屏東遭受高溫,又於臺北面臨春雨,被政治動員的島民依舊熱情,同時各地紛紛張燈結綵、慶典恭迎,也能一探當時臺灣在日本經營下的社會氛圍。

 

屏東驛

 屏東驛前奉迎門御通過。

(出自:《皇太子殿下臺灣行啓記念寫真集》)

 

行程受天氣左右  氣象小組繃緊神經

1923412日,皇太子與40名隨從,從東京搭乘「御召列車」抵達橫須賀軍港,再搭乘御召艦「金剛艦」,由「比叡艦」、「霧島艦」護送前往臺灣。此時正值春天天氣變化快速的時節,艦隊經過伊豆半島南端時,遭遇風速每秒30公尺(相當於11級風)的暴風雨,但不減皇太子的興致,在風浪稍緩的13日,仍在甲板上打高爾夫球。

皇太子一行抵達臺灣的前一日(15)臺北仍有大雨,讓原本臺灣總督府奉迎承辦官員憂心忡忡,擔心天氣會影響觀禮人潮,但隨著16日轉晴,官員們大鬆一口氣,原先規劃的行程終於可順利進行了。

皇太子行啟各方面都有專人妥善打理,因此有「東宮殿下行啟奉迎委員會」的成立,委員長由「臺灣總督府總務長官」賀來佐賀太郎擔任,其下分為「庶務」(執掌住宿、禮儀、人事、記錄)、「警衛」(執掌警備、警務、衛生管理)、「工事」(執掌各營造、水電設備)、「運輸」(執掌鐵路、公路之交通相關事項)、「通信」(執掌聯絡通訊、氣象資訊)、「經理」(執掌各預算收支與控制管理),以及「新聞」(各日本國內外通訊社報導、寫真拍攝)10個部門。

其中左右行程的天氣是為關鍵,由隸屬於通信部下的氣象小組負責,請臺北測候所所長──近藤久次郎出任組長,與部屬共同掌握天氣資料。其中島內南部的天氣預報,由臺南測候所小野岐所長提供,為了能準確判讀高雄的天氣狀況,更在17日、21日皆出差高雄預作準備。並且在419日從臺中移動到臺南前,在太子御泊所先行提出氣象預測報告,以利團隊掌握後續天氣狀況。

 

1923年

19234月皇太子在臺的天氣資訊及過程。

(出自:《臺南測候所沿革史》)

 

太平洋高壓帶來的酷暑 溫度破百!? 

421日開始為期3天的南部行程,南臺灣的天氣相當炎熱,尤以22日抵達屏東時,巡視臺灣製糖株式會社屏東阿緱製糖工場(今屏東糖廠,下簡稱:阿緱製糖工場),最為煎熬,從《臺灣日日新報》報導,當日正午屏東的氣溫,在屋內有90(32.2),在屋外更高達120(48.9),另從《臺灣行啟記錄第三十冊》的記載,22日屏東最高氣溫31.5°C、最低24.2°C;及在《臺灣警察協會雜誌》則有近100(37.7)的刊載。

 

百二十度酷暑
左圖:百二十度的酷暑(出自《臺灣日日新報》,1923423日,第7
右圖:
酷暑百二十度。(出自《漢文臺灣日日新報》,1923424日,第8版)

 

酷暑百二十

1923422日皇太子巡視屏東當日的最高與最低氣溫。

(出自:《臺灣行啟記錄第三十冊》,台灣總督府官房文書課)

 
1923/4/22

1923422日皇太子來到阿緱製糖工場,當時氣溫近華氏百度。

(出自:《臺灣警察協會雜誌》)

 

但無論是哪個紀錄,氣溫超過30℃是不爭的事實,此時大環境吹偏東風,屏東位在中央山脈阻擋下的背風面,少了風吹拂,天氣晴朗,太陽直曬,酷熱在所難免。

 

1923天氣圖

1923422日中央氣象臺天氣圖

(資料來源:中央氣象署)

 

對於長年生活於東京的皇太子,過往4月平均氣溫約12.5℃的環境,突然之間來到平均氣溫約21℃的臺北,乃至氣溫約24.8℃的恆春,加上身著雪白海軍軍裝的皇太子,在面對華氏百度以上的氣溫,又沒有任何風勢吹拂下,充滿炎熱暑氣的環境,卻毫無厭煩之臉色,僅有稍微汗透上衣,反倒能怡然欣賞起周邊充滿熱帶氣息的風光,實屬不易。

 

1897-1906

1897年至1906年 的日本、臺灣各地之各月平均氣溫圖。

(出自:《臺灣氣象報文第四,1907年》)

  

嘖嘖稱奇的瑞竹事件  巡廠房又遇上百八度

 

台灣製糖

臺灣製糖株式會社阿緱工場為皇太子臨時打造的御休所(休憩所)

(出自:《皇太子殿下臺灣行啓記念寫真集》)

 

南部的高溫,阿緱製糖工場早有預料,於是就以南投竹山的麻竹搭建一處休憩所,在皇太子抵達時,已經斷根40餘天的竹竿,在竹節處竟然長出新芽了,當時阿緱工場的山本社長表示前所未見,身為生物學專家的裕仁皇太子更仔細端詳。之後這些竹子在廠區生長,就成為皇族和各級學校機關必訪之地,不過為何這些竹竿能夠發芽,其真相恐怕不得而知。該事件被當作祥瑞之兆,且認定和皇太子有關,在當時,天皇被日本人民視為神的化身,而當時攝政的皇太子,是下一任新的天皇,自然會讓人做此聯想。

 

無根竹

無根竹有生芽之瑞

(出自《臺灣日日新報》,1923424日,日刊8)

 

1908年完工的阿緱製糖工場,隨著增收、技術改良,早已擴張成全亞洲最具規模的糖廠,因此皇太子頗為重視,從生產面的甘蔗栽種、收割、運送,到製造端,尤其在共有16道工序的機台間參觀之時,當時報紙記載,結晶成罐的步驟,運作時所產生的熱氣溫度高達108(42.2),他還是相當認真地聆聽報告,最後皇太子垂問到工場的銷售量。

 

駕鶴

鶴駕臨屏東

(出自:《臺灣日日新報》,1923424日,日刊7)

 

<內文摘要>

……巡覽製糖工場。而扈從諸員案內。則草鹿砥重役當之。工場內御覽箇所。大體如左。

一、  甘蔗搔卸機 二、甘蔗切斷機 三、甘蔗壓榨機 四、バ カ ス輸送帶 五、汽罐室 六、石炭混合機 七、加熱機 八、沉澱槽 九、壓濾機 十、降滓機 十一、蒸發罐 十二、結晶罐 十三、工場外御展望所     十四、乾燥室 十五、分蜜機 十六、俵裝室

工場御覽後。殿下再入御便殿。少頃再由山本社長御前導。殿下移玉步至御便殿南方。新設甘蔗園。御覽員中之刈取甘蔗。並運搬與栽種。蒸氣鋤等。實地作業。……殿下于砂糖之消費量。及本島人之使用阿緱工場之生產能力。皆御下問云。

 

皇太子於糖廠

皇太子於阿緱製糖工場巡視高品質品種的甘蔗樣本。

(出自:《皇太子殿下臺灣行啓記念寫真集》)

 

皇太子巡視糖廠

皇太子於阿緱製糖工場巡視農園,身後可見廠房與休憩所的相對位置。

(出自:《皇太子殿下臺灣行啓記念寫真集》)

 

日人登山避暑法  利用海拔高度解熱

而為什麼日本政府對高溫會戰戰兢兢呢?原來自從18世紀歐洲拓展殖民地開始,提出炎熱、潮濕的氣候,會消耗體力,使身心處在惰性、衰弱的狀態,自然會降低對傳染病的抵抗力。加上身處高緯度溫帶環境的日本,進入到亞熱帶的臺灣,就曾造成為數不少因感染熱帶疾病的死亡案例,日本學者便提出「人種退化論」,表示隨著移民臺灣、或生活在臺日人所育成的第二代,身體必定每況愈下。

為了解決此危機,首重衛生及健康管理,透過運動、遊戲,正是可以增強體魄,同時又可避免暑熱的天氣,在1916年提出想要追求舒適生活可往海拔較高山岳的「海拔應用論」,這種在夏日避暑的山岳旅行,於當時日本內地頗為盛行,在常夏的臺灣,推動登山運動,同時達到保健效果,也是合情合理。此行,皇太子亦仿效明治天皇命名「新高山」的方式,把臺灣第二高山的雪山,命名為「次高山」,象徵日本對臺灣的權力掌握,遍及山野。

 

漫畫

臺日漫畫結合臺灣八景呈現往山岳休閒的「簡易避暑法」

(出自:《臺灣日日新報》,1927626日,日刊6)

 

次高山

次高山御命名。壽山之命名。

(出自:《臺灣日日新報》,192352日,日刊13)

 

皇太子在結束屏東的視察,2213時回到高雄,便有登打狗山(今壽山)攬勝的行程。身穿白色西裝搭配登山鞋、捲上皮製綁腿,頭戴白色頭盔遮陽,手執高雄州獻上的蘭心木製手杖,皇太子一身輕便的打扮,雖僅是海拔不到100公尺的郊山,但這也不失為身體力行走訪國土,傳達出健康的皇族形象。

牧野宮內大臣以及珍田東宮大夫(宮內廳東宮職之首)仍考量到當時超過100℉和嚴峻的山路,因而一同加入殿下之行列。打狗山因即將迎來皇太子的壽誕(29),藉由這次的登訪,入江侍從長(負責軍事情報的傳達和上奏的軍官)便奏請把打狗山改稱為壽山作為紀念,皇太子亦嘉許之,隔沒幾天就以府報公佈此事。

 

登訪打狗山

皇太子登訪打狗山。

(出自:《東宮行啟:1923年裕仁皇太子訪臺記念寫真帖》)

 

皇太子訪打狗 2

皇太子登打狗山仍有100℉,此時已從軍裝換成登山裝。

(出自:《臺灣行啟記錄》)

 

而這份打狗山(今壽山)100(37.7)氣溫的紀錄,正可以做為阿緱製糖工場的比較參考,分別位於東西兩方的製糖工場和打狗山緯度相近,加上打狗山海拔未超過100公尺高,該地氣溫因高度而下降的影響不大,但林相樹蔭的遮蔽卻會讓溫度略降,而在阿緱製糖工場發生的120℉溫度,可推測應該是因為太陽直曬空地所致。

 

製糖廠緯度

阿緱製糖工場與壽山緯度相近,兩者分佈東西,僅有約30公里的距離。

(出自:臺灣總督府交通局鐵道部〈臺灣〉,臺灣歷史博物館)

 

北臺灣午後雷陣雨  行程照常辦理

在這次的行程也非日日晴空萬里,尤其在臺北之時,亦偶見下雨。例如1715點於臺北參訪「中央研究所農業部」,在抵達第四會場,垂詢農業部長大島金太郎聽其解說農產育苗、畜牧業育種改良時,突然下起午後雷陣雨,但並沒有中斷行程,雨勢也澆不熄他對該議題的興趣。18日同樣有午後雷陣雨的發生,在大雨中返回休憩所,接見治臺有功勞者,一小時後雨過天晴,則在官邸接受各族原住民的謁見。

 

中央研究所

皇太子參訪中央研究所農業部。

(出自:《東宮行啟:1923年裕仁皇太子訪臺記念寫真帖》)

 

19日一路往南的行程,豔陽高照,直到皇太子24日回到臺北後,2527日連續三天,都逢降雨,尤其26日從艋舺往圓山運動場,準備欣賞「臺灣體育協會」主辦的「陸上競技大會」(田徑項目比賽),在路途中即遭逢驟雨。27日還啟之時,雨勢已從前一日下至清晨仍不停歇,從臺北一路上都能看見民眾穿著雨具恭送,到10點抵達基隆驛時,皇太子在雨中舉手禮向民眾回禮致意,結束這次在臺的行啟。

 

行經榮町

皇太子26日行經榮町,此時地面已濕漉一片。

(出自:《東宮行啟:1923年裕仁皇太子訪臺記念寫真帖》)

  

遇雨

皇太子還啟之行遇雨,在基隆驛前以舉手禮向民眾致意。

(出自:《東宮行啟:1923年裕仁皇太子訪臺記念寫真帖》)

   

小結

根據《臺灣氣象報文第四》在1897年到1906年的氣候統計,臺灣5月開始會降下頻繁的雷雨,伴隨颱風季的來臨,在6月到8月是降雨量特別多的時候,9月開始吹起東北季風,到11月風力會達到高峰,12月到1月則是寒冷的冬季。皇太子選擇4月的時候到臺灣視察,是臺灣近海風浪較平靜且臺灣較不容易下雨的時期,可謂明智的選擇。抵達臺灣後,因緯度改變,帶來較明顯的天氣冷暖變化,對他並無影響。尤其還遇上高溫的天氣,皇太子雖然都身著長袖衣領的海軍軍裝抑或登山衣著,在高溫的情況下,對教育、產業、國防等事業的巡視,依然全程保持專注。讓此趟除了遊山玩水之外,也有著政治目的的行啟之行,使當時島民對日本統治的積極態度,增添了一定程度的加分效果。

 

(本文整理:林晏嫆/審閱:陳志昌、陳信安、李志祥/編輯:李耘衣、蘇淋齊)

 

 

參考資料

1.《臺灣日日新報》

2.臺灣總督府臺北測候所,1907年,《臺灣氣象報文第四》,臺灣總督府臺北測候所。

3.臺灣總督府,1937(昭和12),《臺灣行啟記錄》,臺灣總督府官房文書課。

4.臺北市役所,1923年,《皇太子殿下臺灣行啓記念寫真集》,臺北市役所。來源: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。

5.臺灣警察協會,1917(大正6),《臺灣警察協會雜誌》。來源:國立臺灣圖書館。

6.郭双富、王佐榮,2019年,《東宮行啟:1923年裕仁皇太子訪臺記念寫真帖》,蒼璧。

7.陳煒翰,2014年,《日本皇族的台灣行旅:蓬萊仙島菊花香》,玉山社。

8.林玫君,2004年,《日本帝國主義下的臺灣登山活動》,臺北:國立臺灣師範大學體育學研究所博士論文。

9.林會承,2002年,《國立臺北藝術大學:直轄市定古蹟草山御賓館實測記錄》,臺北市政府文化局。


 

修改日期:2023/10/24

瀏覽人數:367